约有 711 项符合 病房 的查询结果, 以下是第 1-20 项 (搜索用时 50 毫秒)

正文:此外,各大综合医院虽然没有专门的病房和病床,但是像北京协和医院以老年科宁晓红为主的临终关怀团队,也在为患者提供临终关怀的服务。 据杨爱民和姜宏宁介绍,其他医院临终关怀科的床位数从几张到十几张不等。 困难重重的临终关怀事业 姜宏宁介绍,现在的情况是每一位即将过世的患者后面,都有五六个临终患者在排队等着这...
正文:北京儿童医院眼科病房中,李莉手持手电筒,温柔地对一个小男孩说道。 记者采访李莉的当天恰巧赶上全科大查房,她告诉记者,大查房一圈下来需要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她每天的工作也安排得满满当当。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北京儿童医院眼科主任李莉的职责就是“擦亮”这扇窗,做孩子们光明的引路人。 近视低龄化加...
正文:如果真是感冒,那问题就严重了,弄不好会肺气肿要住ICU病房。” 郑伟钟的妻子回京半年后血压才恢复正常,她说:“伟钟,我体验到了,你真不容易。” 西藏藏语言文字网的改版 2017年5月13日,新华社拉萨分社发布了一条消息:国家语委系统支持的首个民族语言文字网站——西藏藏语言文字网日前在拉萨改版上...
正文:活动最后,“小丑医生”共同制作了五米长的三明治,并切好送到病房中的患者手中。志愿者的到来,使得住院病区的气氛活跃起来。 该院医生陈晨是欢乐天使(小丑医生)山西省青联志愿者联盟发起人。成立三年来,该团队志愿者从8人发展到800余人。陈晨说:“我们团队成立三年来举办活动100余场,但主要针对儿童患者。这次活动面向...
正文:“后来,通过红十字会的大姐,我知道在我接受第一针动员剂注射时,远在北京的你已进入了无菌病房等待我的干细胞……孩子,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战斗。我们是战友,亦是兄弟,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你一定要坚强,要勇敢。你要相信在不久后,你便可以像同龄的孩子一样大笑着、奔跑着、幸福地享受着属于你的美好青春。” “孩子,无...
正文:从病房赶来的王国鹏医生立即联系手术室,告知做好气管切开的准备,并向病人交代病情、签手术同意书。“如果病情继续发展,病人很可能会出现窒息的情况,到时候有可能抢救不过来。”彭哲说。 下午四点半,友谊医院在苏先生“什么证件都没带、家属也没在,也没有交任何钱的情况下”,对他实施了气切手术。耳鼻喉科刘良发主任介绍,...
正文:在恐慌中,病房中的病人及家属也开始互相用水冲洗。在一切都被拍了下来后,这些人就离开了现场。 科纳申科夫当天播放了两名当事人讲述视频拍摄过程的片段。 此前,美国等西方国家指责叙政府军对叙杜马镇使用了化学武器并造成了平民伤亡。美国表示,不排除与多国联合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 对于西方国家的说法,叙...
正文:医院急诊科、创伤救治中心副主任王传林通过了解病情,马上联系重症监护病房,给患者腾出一个单独的病室,以最快时间将老王转移了进去。 此时的老王,已经全身不间断抽搐了近20个小时,致使自主神经功能紊乱,如同没有停息持续在做器械锻炼,大量出汗、肌肉受损,加上面部肌肉痉挛不能张口、不能进食,身体水电解质平衡呈失衡状态,...
正文:起诉书指控,2015年4月和9月,吴学占还涉及干扰冠县人民医院东古城分院分别对病房楼建设项目和医院大门及附属楼建设项目公开招投标活动。吴学占对正常中标公司员工以恐吓、威胁手段,逼迫公司退出工程建设,强迫使用该公司的名义继续施工,并领取工程款。 此外,吴学占团伙还涉及在违规建设泰昌加油站过程中,肆意剪断联通公司...
正文:一个月后,当她再一次走出同仁医院神经外科病房时,手里已经握着“重生”的“判决书”。 1 2017年5月16日8时30分,鹰哥被推进手术室。她躺在空荡的房间中央,裹着厚棉被,暴露在外面的头皮能感觉到冰凉的空气。护士开始检查手术器械,那些金属制品碰撞在一起,声音很轻,但在安静的手术里显得很清晰。 她说自己...
正文:然而,其中一个女宝宝出生时体重只有3斤2两,被转入了新生儿病房,在暖箱里呆着。 “有一次我跟着妈妈去医院看望表姐,正好是每周一次的家属探视宝宝时间。我看到表姐隔着暖箱看孩子的眼神,又悲伤又自责,当时就觉得很心酸无奈。很想为表姐做点什么,但是无能为力。” 看到一层薄薄的玻璃将宝宝和母亲相隔,多愁善感的小男孩...
正文:2017年12月16日21时31分至22时53分,4名新生儿在梨花女子大学木洞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保育箱内相继死亡。一些家长报警后描述,孩子临死前腹部鼓起,呼吸困难。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警方调查数月,认定这家医院自1993年创建以来一直违反消毒规程并向监管部门隐瞒实情。 在新生儿死亡案中,一名婴儿输液需...
正文:5日,在广西柳州市工人医院病房里,等着给白血病爸爸捐献造血干细胞的8岁男孩严天力说道。     病房里,严天力安静地陪在爸爸严锋身边,两人下起飞行棋解闷。中午,严锋催促儿子回家午休,严天力却摇摇头紧紧地搂住爸爸,说自己还想多陪会他。     原本,像同龄孩子一般喜欢玩闹的严天力仿佛一夜长大,变得越来越懂事。而这一...
正文:没有微信,不发短信,电话是老魏与病房联系的唯一渠道。电话多在夜里响起,无人知晓,死亡何时到来。 1994年的除夕夜晚上十点钟左右,老魏值班室的电话响了,他接到通知,住院楼的8层有一名患儿病逝。挂了电话,老魏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工作任务是除夕夜,但又不得不穿上白大褂,戴上一次性口罩和手套,硬着头皮到了病房。 ...
正文:挂了电话,老魏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工作任务是除夕夜,但又不得不穿上白大褂,戴上一次性口罩和手套,硬着头皮到了病房。 抱着小小的患儿遗体,老魏看都不敢看一眼,头脑里一片空白,从病房楼到太平间,几百米的距离,老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到了太平间,打开“抽屉”,把遗体放进去后,老魏去洗了洗手,躺在床上发呆到后半夜...
正文:当天14时30分,徐亮父母进入ICU病房与孩子道别,母亲含泪抚摸着儿子的脸颊,用毛巾为他擦洗,父亲则站在床尾悄悄地抹泪。15时44分,器官获取手术正式开始,手术医生顺利摘取徐亮的双肾、肝脏和眼角膜。 据徐亮的辅导员汪老师介绍,平时在学校里,徐亮性格较内向,因为身体原因,他参加课外集体活动不多,但和同学关系不错...
正文:那时,父亲已在老家住进临终关怀病房,而我有部队工作在身,纪律和职责不允许我始终照料。忠孝难全,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得住这种考验。 那天中午,我午饭后散步,想着最爱的父亲离世后,该怎样面对自己的下半生……抬头,忽见战友小武,他讲起在这里陪护连队一位绝症小战士。 绝症?十几岁的人生词典里是万万不该有这种字眼啊!“...
正文:病房里满满当当,20岁的他还穿着以前打篮球时穿的T恤,在一群穿着背心坎肩的中老年人里格外显眼。他父母淡淡的,无意跟我们交流,礼貌地点点头之后就不再说话。 我们忐忑不安,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安慰他。他精神不错,只是眼镜都盖不住凹下去的眼窝。谈到病情,也没有很低落,只说是个肿瘤,在等手术。后面又聊了什么,现在想...
正文:四川省中医院骨科病房地震时立起的签名白板也被拉了回来,有人在上面写“今日我们共同祈祷”“感谢志愿者为伤员做的一切”“四川湖南是一家”。 “齐心协力,共渡难关”这八个大字写在了白板的最上方。 张体军说,他最难忘的是一张比“V”的照片,照片的主人公是地震中被埋150小时后成功获救的虞锦华。双腿高位截肢后,她冲...
正文:一旁的无菌病房里,62岁的父亲陈建国正等待着生命的种子。 这是一场女儿反哺父亲的生命接力。 去年9月,陈建国被诊断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俗称“白血病”),经过3次住院化疗,他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但医生在去年12月做第二次化疗时提醒他,趁现在病情不严重,及时移植造血干细胞是他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尾页